产品展示 PRODUCT

新闻中心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
三峡库区中山杉的生命沉浮

2018-05-10 14:00:00 1246

这次去万州,看报纸,听讲述,加深了对一种可以生长在水下名为中山杉的植物的印象。之前在重庆媒体上也瞟到过,以为离自己的生活远,没在意,没上心。

      中山杉为常绿植物,广泛生长在江浙一带,南京城里的中山杉有一个娇称——“中山美人”。美人远嫁三峡,并非嫁接,而是引种,在新的气候条件下呵护培育。如此的缘分,当然与三峡工程有关。

      模仿一行郦道元《水经注》里的句式“自三峡七百里中,两岸连山,略无阙处……”:自三峡七百里里,大坝牵山,两岸消落,苦无良策……所谓“消落”,是指库区蓄水后形成的两岸消落带,多在175米和155米之间。大坝每年都要蓄水到175米高程,以发挥防洪、发电、通航***大效能;每年都有降低水位到150多米的必要,以兼顾下游生活、生态。沉浮年年有,消落岁岁见。当水位退到155米左右,原先碧波遮掩下的暗处被打回原形,沉渣泛起,恶臭熏天。所谓“苦无良策”是如何使浮也生机,沉也蓬勃,库区两岸的生态命运任凭风浪起,稳坐钓鱼台,又成了一道"***难题"。加上 三峡移民那一道,两难摆在库区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  答案开始揭晓。中科院科学家携库区土专家经过多年弄潮求索,不但在开县培育出了可以生长在覆水之下的桑树,水位退低,桑叶泛坡,经济、生态两项效益兼收,而且在万州开始大面积培育中山杉,并获得成功。在中山杉们沐浴“两岸风清”(云阳张飞庙壁题)而亭亭玉立的消落带,有谁知道,她们曾经头顶巨大的水压而潜滋暗长?挥去云水,又总是把自己靓丽的身段袒露在阳光下。生命在浮沉间延展,呈现出新的哲学内涵。“中山美人”嫁三峡,门当户对。难怪李益的《江南词》如此描写:“嫁得瞿塘贾,朝朝误妾期。早知潮有信,嫁与弄潮儿”。嗯,嫁与弄潮儿。

      由中山杉在消落带的盎然生机想开去,三峡的第三道“***难题”在我的心里油然而生,那就是,既要保护生态,又要发展经济。追溯西方国家的发展史,初期就是一部赤裸裸的污染史。先污染,后治理,温室气体排放,由地球人埋单。中国经济先发达的地区,又多多少少复制了一缕缕、一股股排放,现在欠发达地区——三峡库区,一开始发展,就面临转型,这样的课题在书本上读不到。重庆市将渝东北列为生态涵养保护区,就是要寻求难题的***佳诠释之道。涵养?比对一下中山杉吧,就是在要在压力下积蓄能量,明里暗里都是万古长青。

      生态涵养保护区,不是不发展,慢发展。那样,老吃财政转移支付,发工资的时期就跑市财政求援,不是“中山杉”们的性格。这里更注重生态与产业的联姻、可持续发展,而不是两张皮。产业承接不允许照单全收,落户库区要具备中山杉和在水一方的桑树的绿色基因。三峡库区的生态重回“自非亭午夜分,不见曦月”以及“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”往日情怀,就是库区人的上档次追求。

      这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其实,自从渝利高铁开通(经万宜高铁),渝万城际铁路紧锣密鼓地建设,巫山机场年内开工,高速公路从重庆直抵宜昌,水运百舸争流,加上建长江经济带,“直从巴峡穿巫峡,便下襄阳向洛阳”的郑万高铁等交通建设必将提上议事日程,还有长寿、涪陵、万州、开县、云阳的崛起,这些区县城的样子放在全国的大盘子里也有可比性。库区完全具备了新城镇化、建设全国***区县城群落的维度,因为“众水会涪万”,热烈而令人振奋。

      把那“南京美人”喻为库区新的“神女”,过分吗?这要看我们库区人的“涵养”了。知识涵养,创新涵养,执政能力涵养,执行能力涵养,以及把握机遇的能力……还说什么呢?“待到重阳日”,到开县“把酒话桑麻”吧。